黑龍江十一選五/我的姐姐

公司榮譽 2020年01月24日

   黑龍江十一選五有一位優秀又能幹的大姐,她是我記憶裏永遠的女強人。
  記得聽父親說姐姐出生的那個年代家裏比較的窮,吃的雖然是粗茶淡飯,但是還算有保障,那時候加上姐姐體弱多病,光在姐姐小的時候父母就抱著她走了不少的醫院,花了不少的錢,吃了不少的藥,受了不少得罪。
  那時候姐姐在姊妹幾個中她一直都是名列前茅,她也是姊妹幾個中最黑、最瘦的那個;上初中時哥哥生病了爲了給哥哥看病姐姐辍學了,家裏的資金不夠姐姐來上學,忍著傷心與不舍姐姐堅強的面對了這次的困難,就這樣名列前茅的她選擇了打工掙錢。
  17歲那年姐姐就離開了家離開了父母,跟著表姑來到了銀川,在這裏打工掙錢,身體並不是很好的她又是熬夜又是加班加點,使得她整個人都憔悴了許多。
  身體是革命的本錢這一點也沒錯,有了好的身體什麽都好,20歲那年姐姐嫁人了,喜宴置辦的不是那麽的豐盛,結婚證也沒領,就這樣簡簡單單的嫁進了何家,一家人的小日子過的還算幸福,那個時候他們家就靠姐姐在餐廳幹活掙錢來養家糊口,能幹有吃苦的她總是有很高的提成金和獎金,老板也很看重他,她那時候就當了廚師。
  2011年,姐姐結婚整整一年的時間,一場意外的事件讓姐姐陷入了困進,姐姐生病了,需要做手術,手術的錢成了家人最頭疼的事,就在這緊要關頭,五爸伸出了援助之手,爲姐姐湊夠了這手術的錢,讓姐姐順利了做完手術,手術後的第一天,姐姐沒有醒來,家裏的人特別的著急,可是誰也沒想到,第二天姐姐醒來後,第一聲聽到的就是離婚兩個字,這像是晴天裏的一個霹雳讓我們所有人都爲之震撼,就在姐姐最需要照顧的時候,就在姐姐最需要愛與關心的時候,兩個字讓姐姐徹底的“爬不起來”了。但是一向善良的姐姐還是忍著痛勉強的答應了他們。
  一年的時間裏姐姐一直呆在家裏,寫了不少的文章,流了不少的淚,一年後的她又重新振作起來,重新踏了這座城市開始了新的工作,新的生活。自己也開起了店,自己當起了小老板,日子也過得不錯,還時常往家裏寄錢。
  2010年一個人的出現讓姐姐又陷入了一段不完整愛情中,這個人已有孩子,可是他卻喜歡上了我姐,在他的追求下我姐只好答應他,日子一天天的過的好快,兩個人漸漸地離不開彼此,可是不好的總是被我姐遇上,2012年的一個電話結束了一切,他說他要照顧孩子,孩子是無辜的,這樣一個理由就把我姐大發了,我姐只好眼睜睜地看著他從自己的身邊悄然離去,模糊的背影,清晰的面容,深深地傷害了我姐,可是我姐還是什麽也不說,淡淡的說聲沒事時間會改變一切的,就她的這一句話耽誤了她的多少青春年華,浪費了他的多少感情,也許只有她自己知道吧!
  這就是我姐一個只爲別人著想,不爲自己著想的傻姐姐,希望姐姐以後健健康康的,有一個好的身體,一個好的丈夫,有一個好的家庭,我相信好人有好報,善良的姐姐一定會有這些的。

  從遙遠的鄉下來到我家,她腦後盤著一個發髻,身穿一件沾滿了塵土的藍布衣,腳踏一雙洗的發白的黑布鞋。這位奶奶當然不是我的親奶奶,她是在我爺爺去世後,我的奶奶請她來我家幫忙幹活的。由于這位奶奶人好心善,我爸爸是她帶大的,所以我爸爸也尊稱她爲“媽媽”。也許因爲她不是爸爸的親媽媽,與我並無血緣關系,所以我不屑也不願理睬“土”氣十足的她。爸爸媽媽卻對她極爲敬重,要她在我們家安心養老。

隨著時間的推移,時節已進入了深秋。那天天氣驟冷,還下起了蒙蒙雨,天陰沉沉的,空氣裏透著一股刺骨的寒意,坐在教室裏的我冷得直打顫。這時,一位同學跑來告訴我,一位老婆婆爲我送傘來了。我的心陡然一沉,悄悄地奔出了教室。

我曾經委婉地對她說過,沒事就別來學校,我害怕她的那般裝束會引來這些城裏孩子無端的哄笑和蔑視的目光。一想到那令人尴尬的情景,我頓感不寒而栗。全身不自在的奶奶正站在一堵牆前,她的身影就像幹枯的小樹在風中搖曳,陣陣幹咳的聲音不時從狹長的走廊傳入我的耳際。我硬著頭皮迎了上去。

奶奶一瞧見我,兩眼一亮,原來盈滿焦急之情的臉,立刻蕩起了笑意,“孩子,天冷了,我怕你著涼,給你拿來了傘和衣服。”說著便把傘和深藏在懷裏的衣服送給我。“好了,快上課了,我該回教室了,你也快回去吧!”我說。

“嗯……”奶奶的聲音有點澀,一陣風吹過,她裹了裹上衣,孱弱的身軀在風中顫抖。

“孩子,先把衣服添上,別感冒了,還有……”

“別啰嗦了,我知道了!”我嗔怪著。

她一時愣了,她萬萬沒料到滿腔的熱情卻迎來了一張冷若冰霜的臉,說話間,我忽然發現她額前的頭發是散亂的,而且還滴著水,身後的衣裳已被雨水打濕了,緊貼著背,我霎時明白,其實她比我還要冷……

那蠟黃的臉掠過的一絲失望和感傷更是深深地震撼著我,使我不知所措……我意識到,她這麽大年紀,大半輩子的勞苦,大半輩子的滄桑,如今竟連對孫女的關懷也不被理解和接受,這確是多麽痛苦的一件事啊!

曾聽爸爸說,當年因爲爺爺早逝,奶奶便請她來打點一切。她也是早年喪父,無兒無女,便任勞任怨地爲我們家幹了一輩子活。養雞、養鴨、種地、照顧孩子,她無所不通,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條,以致我們的家由原來的拮據到後來竟逐漸寬裕。她,就像一只蠶,爲我們家吐著綿綿的絲;更像一盞燈,默默地放射出全部的光芒,直到老得不能拿起一樣活。

現在,她又把那偉大的愛延續到我身上,而我那蒼白的虛榮心卻使我看不見她對我的愛。我撫摸著懷裏仍帶著余溫的衣服,一股揪心的愧疚襲上心頭,鼻子一酸,雙眼不由得模糊了……

淚眼朦胧中,奶奶已默默地走進了雨中。秋風飒飒,掀動著她的散發,陣陣咳嗽聲,回蕩在茫茫的雨裏……秋雨就如絹絲一般,又輕又細,無聲無息,那麽滋潤,那麽溫柔。深深地愧疚,再一次使黑龍江十一選五的淚水湧出,撲簌簌地滴落下來。